幼清子哟喂诶

没有人是有义务对你好的,有人真心对你好,有人假装对你好,有人懒得装(:>)| ̄|_
不求有多少人对我好,只要没人故意对我不好害我就行
_○/|_

有的人天生性情淡漠,语调单一,但不一定是心肠坏的人。

有的人也不一定是真心和你好的人。

保护自己

【邪簇】邻居家大人把自己孩子吃了怎么办!(1)


假如baidu有个求助吧

——————————

【求助贴!!!】邻居家大人把自己孩子吃了怎么办!

吧友们,我要讲一个真实的事情,就是我前几天遭遇的,我不知道这次事件是不是全球性的,我希望不是,我希望你们都平安无事。

是这样的,我先介绍自己,我叫黎簇,今年18岁,是一名高四复读生,我爸常年出差,所以我基本都是一个人住家里,我的自立能力和应激反应都挺强的,但是三天前的遭遇真的是让我差点没机会发这个帖子了。

三天前,因为下学时,班主任杨精密训我打扫教室卫生,晚上我就回家晚了,想着忍忍饿不吃饭了吧。谁想到凌晨四点多我就给饿醒了。

然后我就去厨房找吃的,谁知道冰箱坏了,里边东西都变质了,我白天刚买的香蕉都烂的发臭了,给我恶心坏了,怕招虫子我也不敢扔屋里,我就想着开门扔屋外边。

谁知道我扔完刚要关门,就看见我家对面的门打开了,那家的小男孩跑出来了,那孩子胳膊流着血,我一看是少了一块肉,可把我吓坏了,我一下子就瘫在地上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小孩他爸妈就爬出来了,对我没打错,是爬出来了,就是四肢都在地上的那种爬,奇怪的不只是这些,更奇怪更恐怖的是,他爸妈嘴上都是血!

麻蛋!小爷我一看就知道了,小孩他爸妈把他当储备粮给吃了!麻蛋,小爷我新时代长大的祖国的花骨朵哪见过这个,吓得我一溜烟窜回家里把门锁上,麻蛋从门眼我看见那小孩被他爸妈抓住了然后张嘴就咬啊,然后还来挠我家门。

我的妈啊,那一刻我脑子里都是美剧《行尸走肉》,卧槽啊,这这社会主义咋还有这些玩意啊!那不都是美国佬的吗!!卧槽我正胡思乱想浑身发抖嘴里念着“阿弥陀福”的时候,我手机响了!

手机声音吓了我一跳,但是那一瞬间,我感觉那铃声就是天籁之音啊,挖槽,我接下电话,是一个陌生男人,他说他叫吴邪,我是他联系上的第一个活人,他让我把能吃的食物都带上去我家门口超市跟他汇合。这个人就像是我的救世主一样,那时候我光顾着逃命,根本没有注意到他话中的漏洞。

【邪簇】你看起来很美味

黎簇翻了个身,睁眼,一片黑。

他起身下床,然而一直没有找到床边。

黎簇惊愕,难不成之前回家都是幻象,现在还在斗里?

黎簇在一片黑暗中没有方向的乱走,突然看见不远处的洞口有亮光,还依稀有脚步声。

一定是他的伙计!黎簇奔向光源。

跑到洞口,黎簇发现底下是悬崖,没有路,他烦躁地跺脚,哭丧地垂着头。

“黎簇。”

这是吴邪的声音,他抬头,看见原来的悬崖不见了,多出来了五条路,最终汇聚成一条趋于垂直的大道。黎簇望向路的尽头,看到路的颜色变了,由白变黑,再往上看,有两个黑漆漆的大小一样的山洞。

“黎簇。”

又是吴邪的声音。黎簇发现眼前的路在变化形状,但是他并没有触动什么机关。

“抬头看。”

黎簇抬头顺着声音望去。

“吴邪?!”黎簇震惊地倒退一步,跌倒在地上。

他发现眼前哪有什么悬崖,那是床边。哪有什么路,那是吴邪的手。哪有什么两个大小一样山洞,那是....吴邪的鼻孔!!!

他意识到,身体变小了!所以刚刚的黑暗是因为被埋在被子里了。

“黎簇,过来。”头顶又是吴邪的声音。

黎簇茫然地向前两步,走到吴邪的掌心。

吴邪把黎簇托到与眼平行的位置。

“吴邪,我... ”

黎簇话没说完,就看到吴邪的嘴张开向他咬去。

!!!

黎簇猛然睁眼,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下意识地看向四周,周围是熟悉的家具,松了一口气,还好是梦啊。但一想起吴邪在梦里竟然要吃掉他,气就不打一处来。

他一巴掌拍在身边熟睡的人身上。

“哎!臭小子不睡觉干什么呢!”吴邪迷瞪地看着黎簇。

黎簇把脸凑过去,抱怨,“我梦见你把我吃掉了!你说!为什么!”

吴邪听了,笑着翻身揽过身上的人,亲了亲嘟着的小嘴,“因为,你看起来很美味。”

Morro_:

 「 某天早上,巴黎人被碎石掉落的声音吵醒。众人飞奔至塞纳河中央的岛,也就是大教堂的所在地,大家都楞在原地,眼眼睁睁地看着工人拆除大教堂,主教财力雄厚,他聘请了全法国最优秀的石匠、木匠与画师,来建造他梦想中的教堂。待工程上轨道后,巴黎人纷纷卷起衣袖,共襄盛举。车辆从塞纳河上的桥辘辘而过,街上弥漫着钢锯好的木材香气。大釜底下的柴火烧得正旺,准备把铅融化,以便用来封住屋顶。巴黎周围昏暗的小工作坊中,石匠努力雕刻,画师则专注地绘制窗戶用的彩绘玻璃...」这是发生在850年前的事情。

圣母院彷彿从平原拔地而起的山峰,屹立于巴黎中心。尚未抵达圣母院,在好几公里外就能远眺圣母院的高塔。当总算来到圣母院、进入教堂内,又会顿时觉得踏进另一片天地。

  石柱犹如参天的大树,与拱顶跳着舞进入阴影处。上方一排排尖拱直指天际,光线透过大片窗户从墙上洒下。石造的拱顶悬在距离地面又高又远的地方,顶端是哥德式建筑特有的尖顶。环顾四周,映入眼帘的是描绘圣经故事的彩绘玻璃窗,和诉说圣人事迹的雕刻。音乐从躲在屏风后的唱诗班席流泻而出,在信徒间回荡。红、青、蓝的彩绘玻璃,让走道上方的光线染上缤纷色彩,彷彿燃烧的火焰。

📍法国,巴黎

我的微博: @Morro_

杭州真的是想再去一次的城市

形色小葱:

寺院深深,黄色的墙和阳光玩着捉迷藏。

灵隐寺 杭州 夏

不好笑的谐音梗


我发现我的笑点很奇怪啊hhhhh
炸碉堡和屌爆了两个词我就笑了好久啊哈哈哈哈哈
占个tag呜呜X﹏X

啊哈哈哈哈哈突然意识到“炸你”“屌爆了”有歧义啊哈哈哈哈哈

——————————

沙海归来,黎簇又开始了复读生涯。

黎簇背好书包,手里提着保温杯,在楼门口等着吴邪送他上学。

车子停在黎簇面前,吴邪伸手接过书包。

“小祖宗,你包里装了什么这么沉?”说着眼睛瞟着小孩手里保温杯,这还是在沙漠边上防沙纪念馆买的。

“黑爷跟我说从沙漠回来我就不是平凡人了,装备当然得多点啊。”黎簇小孩坐在副驾驶得意的笑。

“那你背着炸药包,手里拿着手榴弹,是去炸碉堡吗?”吴邪瞧着小孩不满的嘟起了嘴。

“哼,炸你。”小孩狠狠瞪了吴邪一眼。

“嗯,屌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