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清子哟喂诶

终究一场梦

文笔废啊我,大概意思就是沙海其实是黎簇的一场梦。
————————————————————

“滴....哒....”

拧不紧的水龙头发出的声音,在深夜的走廊里尤其明显。

黎簇眼睛的夜视能力很好,他一个人,拿着刀,缓慢地走在黑暗的看似无尽头的走廊中,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

这是他在这个月内第十七次梦见这种场景。

他停在207门前。

这是一间储藏室,堆满了废弃物。

黎簇推开门,看着散落在地上的枪械和沾满血的纸巾,叹气。

他走到墙角,坐下,等待着接下来会出现的男人。

黎簇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梦中反复来到这个地方。

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反复见到那个男人。

“吱呀——”门被打开,男人出现在门口,嘴角噙着意味不明的笑。

“又见面了。”黎簇看着男人的双眼,像是凝视着深渊,幽黑无底。

男人侧过身子,头偏了偏,示意黎簇跟上。

黎簇无力地叹了口气,握紧匕首,跟在男人身后。

这次男人会带我去哪里呢。黎簇心想,最好不是什么奇怪的地方。但他转念一想,在这里,不奇怪才算怪吧。

男人在一面帘子前停了下来,转身看向黎簇。

黎簇上前几步,在男人的注视下拉开了帘子。

帘子后,没有想象中的窗子,而是,一面镜子,一面找不出人像的镜子。

黎簇惊恐地望着男人,但男人的眼睛一直盯着镜子,像是在等待着什么的发生。

黎簇伸手想要触摸镜面,却被男人拦了下来。

黎簇觉得自己的耐心快要耗尽了,就在要挥刀的一瞬间,他看到了镜子中的自己。

确切的说,是另一个自己。

顿时,黎簇像是被冷水倾头而下,他站在镜子前,注视着镜子中的自己醒来,走到镜子前,对着他诡异的笑。

“你该醒了。”这是他自己的声音。

黎簇睁开眼,陌生是天花板,刺鼻的消毒水味。

“又见面了。”声音来自床边,黎簇转过头,是那个男人。

有那么一瞬间,黎簇以为自己还在梦中,但腹部的绞痛提醒着他,他醒着。

他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警惕地看着男人。

“我是你的主治医生,我叫吴邪”男人似乎没有注意到病床上人的神情,自顾自地说着,“这是我们第十八次见面。”

“不,”吴邪顿了一下,“准确地说,是第十七加一次。”

黎簇想要说什么,吴邪摆手制止了他的询问,“你只管听着就好了,你得了逆行性失忆,目前我们找到的唯一的治疗方法就是催眠我们两人进入你的梦境,并由我在你的梦境中带领你找到记忆。但是...”

吴邪抿了下嘴,“但是,每一次催眠都会使你的失忆更加严重。我们在十七次梦境中已经找到了很多线索,接下来,我们要进行第十八次,并且我相信是最后一次。这次的时间会很长,并且梦中的地方会很危险,一旦在梦中死掉就永远不会醒来。”

黎簇呼吸一滞,吴邪安慰地拍了拍他的手。

“这次梦境我们会去一片沙漠,去找一个叫古潼京的地方。我的身份是一个摄影师,叫关根,你是我的助手黎簇。”

“为了增加这次的催眠的成功率,进入梦境后,你和我的记忆会被重置。”

黎簇点了点头,在吴邪的引导下,躺在床上,闭上了眼。


评论(1)

热度(65)